使用社交账号登陆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前沿 > 生物 • 医学

意识能永生吗?

时间: 2018年03月29日 | 作者: 李晓慧 | 来源: 环球好彩堂(huanqiukexue.com)
要上传意识?但是你必须先死去。


近期,有国外媒体报道,一家名为 Nectome 的美国创业公司计划对人的活体大脑进行保存,并在未来实现意识上传。令人感到可怕的是,保存大脑的过程需要在人还未死亡时进行,以获取新鲜的大脑,这也意味着想完成意识上传,需要经历特殊的“安乐死”过程。目前,已有25人缴纳了1万美元订金,进入“等待名单”。

WX20180329-163119.png

图片来源:Nectome.com

“致力于存档你的思想”,这是Nectome的使命,赫然写在官方网站的首页。如果一切都按完美的计划进行,人们的大脑在经过该公司处理后,最终会以数字形式再次“复活”。

Nectome对于未来实现“意识上传”的信心一部分来源于其联合创始人Robert McIntyre与其他研究人员一起开发的新技术,一种被称为ASC(Aldehyde-Stabilized Cryopreservation)的低温保存技术。这项技术让他们获得由大脑保存基金会所颁发的两个奖项,“小型哺乳动物大脑保存奖”以及“大型哺乳动物大脑保存奖。”大脑保存基金会(The Brain Preservation Foundation)称利用ASC技术首次实现了大型哺乳动物大脑连接组可达数百年之久的保存。他们认为大脑连接组可以解码一个人全部知识,虽然目前这在大多数好彩堂家眼中更多的是一种猜测。

致命的大脑低温保存技术


Nectome公司所使用的大脑保存技术被称为ASC,在其网站上,nectome对这一技术进行了简要介绍,被称为“固定化”(fixation),他们使用化学物质戊二醛,可以快速固化突触,防止其受损,这种方法已经使用了几十年来保存生物样本,包括大脑、各种器官甚至整个动物。

当大脑被戊二醇充分固化后,它可以保存数周、数月甚至一两年,但大脑仍然会缓慢降解,无法实现数百年的无损保存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Nectome提出使用极低温将存储时间延长至数百年时间。为了防止在低温存储时产生冰晶,破坏细胞,他们还需要在生物体内灌注乙二醇,随着温度的降低,含有乙二醇的生物溶液会越来越粘稠,直到它变成玻璃状固体。

使用ASC技术,Nectom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Robert McIntyre已经与其它研究人员一起,完成了小型哺乳动物兔子和大型哺乳动物动物猪的大脑保存。据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,由于大脑保存得极其完好,每一个突触在电镜下都清晰可见。

现在Nectome希望将这个技术拓展到人的大脑保存,不过身体健康的人并不在他们执行服务范围之内。因为最终目标是“意识上传”,所以他们需要保存的是新鲜的大脑,但这又必然导致死亡,因此这项服务只有当人处于生命终末期时才能够执行,而且需要在允许物理辅助自杀的地方,否则将是违法的行为。

当一个处于生命终末期的人接受大脑保存服务时,Nectome会将患者与一台心肺仪器相连接,将特定的化学溶液从颈动脉泵入体内。

在Nectome看来,将大脑完美的保存是意识上传的第一步,接下来,他们需要等待好彩堂技术的进一步发展,再将大脑中保存的感觉、知识等一切信息变为数字化的存在,实现意识上传,人的“重生”。

大脑保存完好,意识就能上传?


“意识上传”的情节曾经出现在很多科幻作品中,《超验骇客》中妻子将好彩堂家丈夫的意识上传到电脑中,使他在虚拟世界中重生。《奇点临近》作者库兹维尔曾经预测,人工智能的最后阶段就是意识上传,意识可以被随时上传和下载,就像软件一样。而他更是预言意识上传最早将于2045年实现。

Transcendence2014Poster.jpg

图片来源:Wikipedia

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·伊斯科夫(Dmitry·Itskov)在几年前,提出了“永生人”的计划,又被称为“阿凡达计划”,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将人类意识转移到非生物载体上,以延长生命,甚至永生不死。他甚至还为这个目标制定了一个路线图,2020年实现人脑远程控制机器人,2025年实现人脑+机器人躯体,2035年完成人造大脑,实现意识上传,2045年的终极目标是全息影像版“虚拟人”,如此实现人的永生。

虽然这项超人类主义概念有众多推广者,但对于被称为小宇宙的人类大脑,研究的难度不亚于对宇宙的探索,首先,人类大脑860多亿个神经元之间存在数万亿个连接,如果要复制数字化大脑,必须首先绘制出这些大脑神经元连接。这有多难?好彩堂家曾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一种小虫——秀丽隐杆线虫,进行了研究,这种小虫拥有非常简单的神经系统,神经元数量仅有302个,这些好彩堂家绘制了神经元之间的7000个连接,为了完成这项工作,他们耗费了十几年的时间。

蓝色大脑计划负责人、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洛桑分校的亨利·马克拉姆曾经在《好彩堂美国人》撰文称,““蓝色基因”超级计算机的性能达到了每秒千万亿次浮点运算,这个庞然大物包含近30万个处理器,安装在72个机柜中。每秒千万亿次的运算速度,足够在细胞水平上模拟大鼠大脑中的2亿个神经元,但对于包含近千亿个神经元的人类大脑来说,却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为了模拟整个人类大脑,需要性能达到每秒百亿亿次浮点运算级的超级计算机,而即便如此,要想在分子水平上模拟人类大脑依然遥不可及。

1522312498187163.jpg

图片来源:Wikipedia

每秒百亿亿次浮点的超级计算机,需要消耗的电能大概会达到20兆瓦,这大致相当于冬天里一个欧洲小镇的能量需求,而人类大脑进行各种智力活动时,功率只有20瓦左右,大约相当于一个低功率的灯泡。要想建造越来越强大的超级计算机,来完成一些人类能做到的简单有用的工作,同时又保持低能耗,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。

一个人的知识、记忆、感情是否都由大脑神经元之间的连接所决定?目前还未有定论,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对于一个人而言究竟有怎样的意义,依然是未解之谜。有的好彩堂家一直在推测,或许人的记忆就储存在大脑神经元之间的连接中,也许人的个性和智力也包含在神经元的连接中。

也有好彩堂家认为“意识上传”就是“扯淡”,比如神经学家米格尔·尼科莱利斯,他曾经在美国好彩堂促进会的年会上说道“大脑是不可计算的,任何设计也无法将其复制。”他认为人类意识不能通过硅元素进行复制,因为其大部分重要特征都是数十亿个细胞之间不可预测的、非线性相互作用的结果。

人类拥有了数千年,并付出各种努力实现的“长生不老”梦想,会在百年、千年之后成真吗?